搜索 讲解预约 志愿报名 微信 APP下载 回到顶部

淳化阁帖

2017-12-11939分享
藏品年代:北宋——清朝藏品尺寸:藏品质地:纸本
藏品介绍:

备注:淳化三年(992年),宋太宗赵炅命翰林侍书王著将内府所藏历代墨迹编次摹勒上石,名曰《淳化阁帖》,又名《淳化秘阁法帖》,简称《阁帖》,是我国最早的一部汇集各家书法墨迹的法帖,共10卷,收录了先秦至隋唐一千多年的书法墨迹,包括帝王、臣子和著名书法家等103人的420篇作品,被誉为中国法帖之冠、“丛帖始祖”。《阁帖》对后世影响深远,带动了绵延千年的刻帖与仿帖风气,加之从欧阳修的《集古录》开始,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,直至近现代一批学者从不同角度对《淳化阁帖》进行了考释、研究,从而形成了中国文化史上一门独特的学科——帖学。《阁帖》祖本镌刻于枣木板上,刻板因大火早佚,历代摹刻、翻刻甚繁,翻刻以南宋为最,其后明顾从义本、潘允亮本、肃府本等较为著名。

经考据比较,发现青岛市博物馆拥有费甲铸本、肃府本、薛所蕴刻本等几个版本,部分有题跋、印章等珍贵信息。其中薛所蕴刻本历史上有著录,在我馆发现了实物;《淳化阁帖》薛氏补刻本最早记载于康熙杨宾《大瓢偶笔》卷六:顺治十七年,薛所蕴得卫源阁帖石,乃补刻二十九段,上有银锭扣,较肃府顾氏本俱胜。我馆藏薛刻本蝴蝶装,浓墨精拓,卷首钤“青岛学海精舍倪氏印”,帖尾附河阳薛氏刻跋。相较《阁帖》其他版本,薛刻本少有流传,甚为稀少,因此,此次文物普查在我馆发现的薛刻本实物对于《阁帖》的进一步研究具有重要价值。另一版本上钤“向鹤龄印”,有“贾似道印”(南宋)和“秋壑”(贾似道,号秋壑)刻印,与明顾从义本、潘允亮本相似,有可能是尚未发现的新版本。特别惊喜的是高头大本北宋刻《淳化阁帖》,虽仅存第九卷王献之书,蝴蝶装,卷首钤“钦昭敬藏”、“郑公乡单鄂园家宝藏”印。但帖边有“陈怀玉镌”, 旁钤“鄂园欣赏”、“勿落俗人手”印,后有宋荦刻跋(在宋荦的《筠廊二笔》中有记载),刻跋阐述了此拓本刻石的来历,曾得董其昌珍视,后因战乱遗失,康熙年间,宋荦得其复拓本,因笔画遒劲,精采奕奕,认为是北宋刻无疑,可见该拓本实为较难得的《阁帖》版本。宋荦刻跋后另有王功后书跋,书跋对该拓本进行了考据,并对缺失的文字进行了补全,充分表现了王功后对该拓本的珍视与肯定。宋荦(1634~1713)字牧仲,号漫堂、西陂、绵津山人,晚号西陂老人、西陂放鸭翁。河南商丘人。商丘雪苑六子之一,著名诗人,书画家、文物收藏家和鉴赏家。王功后,字弗矜,号复斋,山东高密人,清代著名画家、收藏家。该拓本经施安昌、尹一梅鉴赏,认为可能是海内仅存之版本,有待进一步的研究与考据。

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成员,中国文物出版社编辑、古籍善本专家、 研究员孟宪钧先生等鉴定,有三部青岛市博物馆藏淳化阁帖被定为国家二级珍贵文物。

返回